>历史揭秘>鬼才徐渭的血泪婚姻:揭徐渭的四次惨痛婚姻

鬼才徐渭的血泪婚姻:揭徐渭的四次惨痛婚姻

扬州八怪中名气最大的郑板桥曾刻一方印章,自惭形秽地在印章上写个六个大字,曰:“青藤门下走狗”。这个“青藤”就是徐渭。徐渭(1521—1593),字文长,晚年号青藤道士,山阴(今浙江绍兴)人。不仅郑板桥这个清高孤傲、目空一切的怪人愿做青藤门下走狗,实际上,古今书画家中,崇拜徐渭的不乏其人。现代大画家齐白石便是一位。齐白石曾自题诗云:“青藤雪个远凡胎,老缶衰年别有才。我欲九原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

徐渭
徐渭

徐渭是一个鬼才,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天文地理,无所不精。民间至今还流传着许多“才子徐文长”的故事。

但现实生活中的徐渭却并没有那么幸运,他的一生可以说非常苦闷。幼年失怙,在科举考试中屡试不第,八次落榜,秀才终身。除此之外,他所娶的几位女人也逼使他成为鬼才,他的婚姻犹如他的文章书画一样奇险。

21岁那年,为了独立,为了离开那个欺凌他的家(徐渭是庶出且父亲早死),徐渭选择了入赘潘家—一个男人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选择倒插门?在明代这是非常被人瞧不起的。幸好,痛并快乐着,徐渭虽为赘婿,但妻潘氏十分体贴,以少女的真情,慰抚他这颗孤傲的心,带来了生活的新意和乐趣。“掩映双鬓绣扇新,当时相见各青春。傍人细语亲听得,道是神仙会里人。”夫妻相敬如宾,恩爱似蜜。

这段姻缘持续了七年。人们都说七年之痒,对徐渭来说却是七年之痛。

似乎上天不想让这个鬼才沉醉于温柔乡中,也可能老天忌妒人间的美好,在徐渭入赘后的第七年,他的老婆潘氏一病不起。这个给了他一点温情的家很快就不复存在。

“伯劳打始开,燕子留不住。今夕梦中来,何似当初不飞去?怜羁雄,嗤恶侣,两意茫茫坠晓烟,门外乌啼泪如雨。”这是徐渭所写的一首悼亡诗。赞叹其文笔之余,我们也看得出徐渭对潘氏之情。可惜一对神仙眷侣转眼阴阳两隔,徐渭剩下的只有泣涕涟涟。

潘氏的死只是一个开始。长兄徐淮炼丹服药丧生,家产为权豪无赖强占,徐渭告诸官府却无济于事,生活陷入困境。然而命途多舛,徐渭两次参加绍兴府乡试,都名落孙山,这对热衷于功名的他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这些接二连三的不幸,使徐渭茫然不知所措,但他并不死心,他要拼搏,他要奋斗。

诗文会友,书画自娱,蹭蹬科场而又特立独行。一转眼,39岁那年,一无所有的徐渭第二次做了入赘女婿。这一次是入赘王家。但这个王家女人和潘氏根本没法比,是个十足的悍妇。徐渭对这个女人的评价只有两个字—“劣甚”。日子根本没法过。几个月后,双方协议离婚。当鬼才遇上悍妇,后果自然不堪设想,幸好抽身早,没什么大损失,这对于鬼才徐渭来说算不得什么。他继续怀着出世之心,四处奔波。

编辑:王景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