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揭秘>日寇特搜班刑审酷刑 最恐怖是哪个?

日寇特搜班刑审酷刑 最恐怖是哪个?

历史会被尘封,但不会被掩盖,更不会被扭曲,老兵为你还原那些真实的罪行。

“九·一八”事变后,日寇在不到三个月时间里占领了东北三省。日本帝国主义的野蛮侵略,激起了当地人民的强烈反抗,吉林省扶余县就是当年反抗比较强烈的地方。

日寇酷刑
日寇酷刑

据史料记载,当时扶余地区的抗日力量有很多股,虽然日寇一直想尽办法进行破坏,但当地人民反抗侵略者的热情从未熄灭过。其间也有抗日武装攻占县城,开仓放粮,救济贫民,打开监狱,释放犯人等活动。

抗日武装的活动让日寇感到惶惶不安。于是他们针锋相对的进行残酷镇压和破坏。而负责抓捕和屠杀抗日志士的这个组织就叫特搜班。

以下是老兵收集的特搜班在扶余的部分恶行记录。

1936年特搜班在扶余县进行大搜查、大逮捕、大屠杀。这次大搜捕由扶余警务局司法股兼特务股指挥官桑山长一和特务股长赵籍成为总指挥,特务股全员出动,情报员化装侦察,在扶余全县进行挨家挨户大搜查。大搜查历时3天,全县共逮捕390多人。“政治思想犯”由特务股审理,审讯时施用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法西斯酷刑。审讯后,以“反满抗日”等罪名集中枪杀无辜群众40余人,史称“警务联络委员会屠杀事件”。

1940年11月伪吉林省警察本部组织西北地区特搜班来扶余侦查抗联活动情况,对所谓可疑分子刑讯逼供,严刑拷打。“三肇事件”后,红军南撤至扶余时,扶余县爱国人士乔玉海、高国志为红军摆渡并接济财物,被伪特搜班发现,并于12月中旬被特务枪杀。

1942年秋天,特搜班再次来到扶余,他们住在“增盛谦”烧锅院内。搜查对象是中层人物:在城镇是股东经理,在乡间是小地主、富裕中农。特搜班活动,先利用狗腿子搜集情报,提供线索。这些狗腿子认为谁家有钱有枪就带到“增盛谦”审讯,要枪。

在审讯过程中稍微不满意就施以各种刑法。日寇特搜班当年审讯中国人民的酷刑主要有以下几种:

先是侮辱,“天庆丰”商号的郝凌阁,被特搜班抓住,强迫趴在地上,学狗爬,学狗叫,舔吃地上的粘痰吐沫。

再用烈酒烧身,把人上衣剥光,用烧酒从头浇下,点着火一烧到底。

如果是冬天还有个人见人怕的酷刑叫“挂蜡”,就是强逼人跪在水池内,从头往下浇凉水。

特搜班如果要杀人,就是把人用麻袋装上,拉到郊外,先把人摔个半死,然后朝麻袋打枪扔下就走。百姓们看到特搜班都不寒而栗,毛骨悚然。如此等等。

特搜班在扶余城内作恶共三个多月,到了冬季又转到长春岭进行罪恶活动。长春岭是扶余的一个集镇,地处农村,大粮户很多,特搜班住在“德丰涌”烧锅院内,并设立公堂,找出李向亭、柳万连等10余个狗腿子为他们出谋划策。那年冬天雪大,他们坐着雪爬犁到各村屯骚扰,对富裕户搜缴枪支。有个乔网户搭(鱼房子的东家)由于没有交出枪来;被打得遍体鳞伤,扣上反满抗日的罪名被枪杀。

编辑:王景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