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揭秘>古代文人官场多失意:谢灵运密谋造反被处死

古代文人官场多失意:谢灵运密谋造反被处死

自古文人官场多失意。屈原在诗歌创作上独步千古,然而在官场上却屡遭排挤打击,最终自沉汨罗江。贾谊20岁左右就当上太中大夫,眼看马上就要当上公卿之位了,却被人诽谤陷害,只被汉文帝授以长沙王太傅、梁怀王太傅之类的闲职,郁郁不得志,33岁便英年早逝。

谢灵运
谢灵运

司马相如是赋中第一高手,最后也只是当了个小小的孝文园令。南北朝的谢灵运、范晔是著名诗人、历史学家,二人均因谋反被处以死刑。唐朝的“初唐四杰”、李白、杜甫等,在仕途上也屡遭挫折。很多人不明白,这些才高八斗的文坛巨子,为何在政坛上不能同样有所作为呢?文人之所以失意官场,固然是很多因素造成的,如屈原是不肯与人同流合污而受人排挤;贾谊是因少年得志而遭人忌妒;司马相如是因口吃和身体不佳而不慕官爵,但主要原因还是性格上的缺陷造成的。

谢灵运密谋造反被处死

南北朝刘宋时的谢灵运,是东晋名将谢玄之孙,他自小聪明过人,博学多才,但“性褊傲,不遵法度,朝廷但以文义处之,不以为有实用。灵运自谓才能宜参权要,常怀愤邑”。他与嗜酒放纵的颜延之、善谈玄学的慧琳道人结为一伙,以“爱文义,而性轻易”的庐陵王刘义真为核心,日夜相聚,图谋不轨。

刘义真以前的下属范晏提醒他不要与谢灵运和颜延之来往,刘义真说:“灵运空疏,延之隘薄,魏文帝(曹丕)所谓‘古今文人类不护细行’者也,但性情所得,未能忘言于悟赏耳”。朝廷执政徐羡之等人担心刘义真与谢颜二人过于亲密惹出大祸,“出灵运为永嘉太守,延之为始安太守。”

谢灵运被贬之后,无心政事,整天游山玩水,“穷幽极险,从者数百人,伐木开径,百姓惊扰,以为山贼。”于是有人告谢灵运“有异志”,谢灵运慌忙跑去朝廷辩解,被调任临川内史,到任后,他“游放自若,废弃郡事,为有司所纠”。朝廷派人缉拿他,谢灵运竟把朝廷使者抓起来,带兵逃逸。被捕后,皇帝爱其才,免其死罪,发配广州。没多久,又有人告谢灵运密谋造反,这一次,谢灵运的死期到了,在广州被处以死刑。

祢衡“尚气刚傲”身首异处

三国时的文人祢衡才华横溢,“目所一见,辄诵于口,耳所瞥闻,不忘于心;一览蔡邕碑文,书出不差一字;揽笔直赋鹦鹉,文成略无加点。”但祢衡“尚气刚傲”,到哪里都不受欢迎。孔融把他推荐给曹操,祢衡竟然辱骂曹操,曹操十分愤怒,对孔融说:“祢衡竖子,孤杀之,犹雀鼠耳;顾此人素有虚名,远近将谓孤不能容之。”于是把祢衡“转送”给刘表,刘表对祢衡待以上宾之礼。

编辑:王景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