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揭秘>近代反洋人最凶的 为何是和洋人做买卖的广东商人?

近代反洋人最凶的 为何是和洋人做买卖的广东商人?

在中国与西方的冲突历史中,往往忽略了一个细节。常年居于广州,靠外贸谋生的商人群体正是反对外国人最激烈的群体。他们的强硬风格与朝廷的士大夫相当。由于其长期在对外贸易中处于中介地位,它也成为朝廷了解外部世界的主要信息来源。他们的态度也极大地促进了现代史的发展。

清朝长期以来一直被称为典型的封闭国家,但在实际层面上,北京朝廷留下了四个有限的外贸口岸。在19世纪,允许交易的四个地方被称为粤海关、江海关、闽海关与浙海关。以广州为核心的粤海关因其与欧洲军队的距离最近而获得了最多的西方船只。在其鼎盛时期,广州与西方的贸易达到了清朝四个海关的83%,这被称为“一口通商”。

广州十三行
广州十三行

但管理粤海关的官老爷们,并没有直接与洋人贸易,而是由国家出面招募民间商人代劳。这就是著名的广州十三行起源。用后世的话来说,他们就是不折不扣的官商买办,坐拥储量巨大的官僚资本。

以今人的眼光看,十三行对待洋人的手段可谓令人发指。他们把前来贸易的洋人圈禁在为称为商馆的固定区域内活动。里面设有办公室、仓库、宿舍乃至妓院。没有他们的首肯,洋商们无法随意外出。按照惯例,来大清贸易的洋人,每年可以有几次旅游机会。不过要限定名额,人数一般不能超过十人。

此外,早期来大清的西洋人还被禁止学习中文,不得购买任何中文书籍,更不可能私自与官府沟通。若是有非常必要的文件传递,也要通过十三行的买办们转达才行。

于是,被隔绝在小世界里的洋人,自然就和十三行的地头蛇们有了信息上的时差。这也是十三行不法行为得以实施的主要原因。十三行的商人们,每年都需要向广州的各级官僚输送一些礼物,方便他们在国内的贸易。而且不同于正式的税收,这种潜规则式的支出,完全没有固定模式可寻。十三行的商人们,就自然将这笔开支转嫁到洋人身上。实践了羊毛出自羊身上的亘古哲理。

最开始,“羊毛”价值仅仅是正常商业税收5%。但在十三行的推动下,数量一路疯涨,到最后增加到惊人瞠目结舌的20%。

十三行能够这么肆无忌惮,自然是受到清政府的大力支持。由于清朝当局认为洋人会“带坏”天朝的顺民,所以不允许普通民众与外部世界有自由接触机会。但他们又希望从贸易中获利,便雇佣最擅长与洋人打交道的商人作为中介。这个政策给了官商们以巨大的便利,使他们从平等贸易逐渐转向掠夺式贸易。为保住这种政策上的优势,十三行积极反对洋人与大清直接贸易。

经历了鸦片战争的惨败后,也是他们一直阻挠和怂恿清政府拒不履行《南京条约》中的很多进步条款。若官府的态度出现松动,他们又可以高举忠君为国的旗帜,寻衅滋事。因为根据五口通商的协议,西洋各国已经拥有了与清朝官民直接进行贸易的权力。这无异于给挟洋自重的十三行官商们,以釜底抽薪式的打击。

这样闹事的结果,自然是广州一港的衰退与厦门、上海和宁波等新口岸的崛起。而重视法律条文的洋人,也不依不饶的要求直接进入广州城做买卖。这些推诿与冲突,很快引发了损失更为巨大的第二次鸦片战争。清政府被迫签订《北京条约》,并同意学习国际惯例的进行外交和贸易事物。

此后,十三行中介们便彻底失去了闹事的资本。恢复平静的广州口岸,因更深入的加入国际体系,而出现了贸易份额增涨。

编辑:王景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