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解读粉身碎骨浑不怕的中兴之臣于谦

解读粉身碎骨浑不怕的中兴之臣于谦

作为最后一个汉人王朝,明朝在二百七十多年的时间里,涌现了太多值得一说的人物。此人一辈子只带一次兵,竟打赢了明朝史上伤亡最惨的一仗正统(明英宗年号)年间,“三杨”相继离世后,太监王振开始掌握权柄。他也成为明朝第一代专权太监,是刘瑾、魏忠贤等人的开山祖师。解读粉身碎骨浑不怕的中兴之臣于谦。

解读中兴之臣于谦
解读中兴之臣于谦

此人略通经书,做过私塾的教员,一直有着出人头地的“远大志向”。不过他也知道常规的中举人、考进士的进阶通道对资质平平的他来说无疑太过困难,因此把心一横,一刀朝着命根子下去,成了宫中的太监,踏上了另类的通向荣华富贵的大道。

很会来事、善于钻营的王振逐步受到原皇太子、现任皇帝明英宗朱祁镇的器重和信任,成为朝中炙手可热的权监,文武大臣争相攀附和巴结他。

很多不耻于王振为人的官员纷纷受到他的迫害。于谦便是其中一个,地方官员每次入朝觐见,想要办事顺利,必须送重礼走王振的门路。谁知于谦连地方土特产都没有送过给王振,手下人规劝他时,他潇洒一笑:“只有两袖清风”。

于谦,杭州府钱塘县人,二十岁高中进士后,在宣宗朝相继担任御史、巡按、巡抚等官职。河南、山西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为人正直,颇有才干,很受当初“三杨”等朝廷大佬的器重。

很快,于谦就被王振指使爪牙罗织罪名将他下狱,并且判了死刑,生命危在旦夕。这时他为官多年积攒下来的好人品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各地百姓群情激奋、纷纷联名上书为其求情,一看众怒难犯的王振只得下令将其释放。

为了给他点警告,王振将他降职为大理寺少卿。没想到,义愤填膺的百姓更加不肯善罢甘休,他们委托代表和山西、河南的官员一道奔赴京师上书要求于谦官复原职,这时候周王(就藩河南开封)、晋王(就藩山西太原)等藩王也为于谦说情,没办法,王振只得灰溜溜的恢复于谦巡抚的官职。

整治于谦不成、却弄了个灰头土脸的王振此后没再找他的麻烦,不过他却给大明朝带来了天大的麻烦。

公元1449年(正统十四年),瓦剌首领也先遣人向明朝贡马,希望以此邀赏,主持朝政的王振不但不给瓦剌赏赐,还大大的削减瓦剌马匹的价格。

恼羞成怒的也先立刻率大军入侵,王振鼓动明英宗御驾亲征,留郕王朱祁钰监国。为了达到衣锦还乡的目的,王振特地让数十万大军绕行到了他的老家蔚州,又怕大军损坏他的田园庄家,因此多次临时改变行军路线,导致军士疲惫不堪、怨声载道。

阵型混乱的明军行经至土木堡(今河北怀来县境内)时,遭到瓦剌大军的袭击。明军遭遇到了开国以来最大的一次败仗,损失惨重,伤亡十几万人,文武官员折损数十人。大量衣甲兵器、骡马牲畜成了瓦剌人的战利品,连明英宗都做了俘虏。太监王振被护卫将军樊忠用铁锤砸死,结束了具有传奇色彩又充满罪恶的一生。

消息传回京城后,举国哗然,吃了那么大的败仗是一方面,关键是皇帝被人家给抓走了,偌大的大明朝,没有领导怎么能行?加上瓦剌大军要打来的消息已经传遍京城,因此弄得人心惶惶,很多达官显贵甚至准备逃往南京避难。

是保卫北京还是迁都南京?

郕王朱祁钰召开御前会议,与众臣商讨对策。迁都南京的对策很有市场,因此会议开始没多久,翰林院侍讲徐珵(后更名为徐有贞,八年之后发生的“夺门之变”中的主要参与者和指挥者)拿天象说事,他指出只有迁都南京,才能躲避朝廷即将面临的刀兵之祸。众人议论纷纷,场面一时有些混乱,端坐上方的郕王朱祁钰也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徐珵的话音刚落,朝臣中昂首走出一人,朗声道:“敢言迁都南京者,当斩!”

正是担任兵部侍郎的于谦,他接着道:“京师是天下的根本,只要一动,则大事去矣!宋朝南渡的事情,难道大家都忘记了吗?”

于谦的话掷地有声、义正辞严,吓得徐珵赶紧退了回去,接着吏部尚书王直、内阁学士陈循等正直的官员纷纷发言支持于谦,一致认为只有坚定的打好京城保卫战、击退瓦剌大军才是稳定社稷和人心的上上之策。

眼见迁都南京的声音渐渐的平息下去,郕王朱祁钰的眉头也慢慢的舒展开来。他用赞许和鼓励的眼神打量了下于谦,并当众宣布守卫北京,以安天下人心。

接着,郕王就守卫北京一事征询于谦意见,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于谦也不推辞,他指出京师精锐的三大营部队已经在“土木堡之变”中荡然无存,如今京城只剩下不到十万的老弱士卒,远远不是瓦剌大军的对手。

于谦接着道,必须征调天下各地的精锐部队赶来京师增援,选派专人统一指挥和部署京城保卫战。朱祁钰看他胸有成竹、对答如流,当即下令升其为兵部尚书,全权负责筹划京师防御事宜。

此事议定后,正当朱祁钰准备结束会议时,突然,右都御史陈镒上奏道,虽然奸宦王振已经被诛,但他的一众党羽作恶多端、天怒人怨,请诛其全部党羽。他的一番话,把在场众臣愤怒的情绪给点燃了,曾经受到过王振党羽迫害和欺凌的官员们纷纷痛哭流涕、跪倒在地,附议陈镒的上奏。

场面混乱不堪,朱祁钰一时不决,便下令改日再商议此事,不知道谁突然喊了句,择日,择日,要择到什么时候呢?请殿下今天给个说法!群情激奋,有几个胆大点的官员上前围住朱祁钰,想让他今天有个决断。

这时候有人跳出来了,王振的党羽、锦衣卫都指挥使马顺站出来大声呵斥上前的官员,命他们速速退下,否则刀剑无眼。他一声令下,十数名锦衣卫纷纷手按刀柄,围了上来。情绪处在失控边缘的官员们被马顺的举动彻底点燃了怒火,他们彷佛看到了王振那张不可一世的面孔。平时以豪迈有气节著称的户科给事中王竑挥起拳头就向马顺头上招呼,他这一带头,众多官员纷纷上前围殴马顺。这一举动吓傻了旁边的锦衣卫,他们没有想到这些平时满口“子乎者也”的文官竟然有如此暴力的一面,不一会儿的功夫,马顺便被暴揍的七窍流血、气绝而亡。

马顺惨死当场,让许多处于暴走状态的官员缓过神来,而朱祁钰这时候已经在宦官的保护下悄悄的溜到了一旁,准备避往后殿。突然,于谦拦在了他的身前,扶住朱祁钰的手臂道:“请殿下下令,马顺死有余辜,不追究参与殴打的官员的罪责!”朱祁钰沉吟了下,向于谦轻轻的点了下头,待于谦向众人宣布此事后,现场才逐渐恢复了秩序。许多官员更是向于谦投来了感激和钦佩的目光。

会议结束后,吏部尚书王直握着于谦的手感到道:“国家正是依仗您这样大才的时候,今天这样的情况,即使有一百个王直也处理不了啊!”

此后,在于谦、王直等人的请命下,皇太后立朱祁钰为皇帝,是为明代宗。遥遵在代宗的大力支持下,于谦开始紧锣密鼓的准备北京保卫战的一应事宜,他任用了孙镗、雷通、卫颖等优秀将领防守九门,并下令官员将京城外围的居民尽数撤入城内,对瓦剌大军实施坚壁清野。

编辑:卫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