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徐树铮的张狂行为 一刻没停止的阴谋策划

徐树铮的张狂行为 一刻没停止的阴谋策划

徐树铮性格刚强,段祺瑞曾经赞许他“性刚正、志忠纯、重职责、慎交游”,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些优点也可以看成是徐树铮的缺点:性刚正的背后是刚愎跋扈,志忠纯的背后是谁的面子也不给的冷峻;重职责的背后是完全不肯通融;慎交游的背后是毫无社交圆滑性。这点在徐树铮当上国务院秘书长,和总统黎元洪打交道的过程中暴露无遗。

徐树铮
徐树铮

他一到任,就替段祺瑞拟定了一个《国务院权节略》,当头一句就声称:“现既采用责任内阁制,元首居于不负责任地位,国务院为凡百政令所从初,国务总理领袖阁员,负综揽政务、统一政策之责。”随后洋洋洒洒罗列章程,简而言之就是徐树铮打着责任内阁制的旗号,将一切政务都收归到段祺瑞的国务院包办,让总统府不能插手任何行政事务,只是“大总统但受其成可也”。

除了在章程中视黎元洪的总统为无物,徐树铮在实践中做得还更加过分。理论上,所有段祺瑞国务院公事,都应该由徐树铮这个秘书长去亲自呈送大总统,但徐树铮往往不去,而是让自己手下人去办,借此贬低黎元洪,使得黎元洪非常不快。但就算徐树铮亲自前来,情况也只有更糟,每次他进总统府,要不然就板着脸一言不发,要不然就出言不逊,公开顶撞。

某次山西需要同时更换3名厅长,黎元洪就顺口问了徐树铮一句任命的都是些什么人?结果徐树铮傲慢地抢白到:“总统只管在后页年月上盖印,何必管前面是什么事情呢。”气得黎元洪大骂:“现在哪里是责任内阁制,简直是责任院秘书长制!”表示从此再也不见徐树铮之面。

结果,徐树铮更是借机干脆不向黎元洪汇报了。当时国务院决定派遣曹汝霖赴日赠勋,外交部早在1916年10月就告知日方,但作为总统的黎元洪居然对此毫不知情,直到11月,才对这个影响中日两国关系的大事有所耳闻。而此间国务院和当时驻日公使章宗祥反复磋商,前后长达月余,来往电报堆积如山,徐树铮居然全部压下,一点风声也没有透漏给黎元洪。

黎菩萨的反击

徐树铮的张狂行为,当然引起了黎元洪的府方反弹,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为了对付院方,黎元洪找来了丁世峄任总统府秘书长、孙洪伊任内务部长,展开了自己对段祺瑞和徐树铮的反击。特别是孙洪伊,他本质上和徐树铮都是那种颇为自负,不肯让步之人。

因此“孙挟黎自重,徐依段以为抵制,几乎无事无时不冲突,短兵相接,日在火并之中”。(张国淦,《北洋军阀史料选辑上·中华民国内阁篇》)梁士诒的友人也写信给他描述道,孙洪伊和徐树铮两人“皆负起不下,每于大庭广众之中,互相丑诋”。两人先后在多个问题上交手,结果一向狂傲的徐树铮在弹劾胡瑞霖(福建省省长)的问题上吃了个大亏,被孙洪伊抓住痛脚搞得非常狼狈。段祺瑞一怒之下,强令徐树铮草拟免去孙洪伊内务总长之命,于10月17日让徐树铮送进总统府,要求盖印。

编辑:卫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