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曾国藩与左宗棠情谊 他们到底有没有想造反?

曾国藩与左宗棠情谊 他们到底有没有想造反?

关于劝曾国藩自立的说法,主要来自野史笔记,被认为曾经劝进的人,有王闿运、胡林翼、彭玉麟、左宗棠。

楚狂《投笔漫谈》中记载,王闿运曾到曾国藩军营劝其自立为王。王闿运在喋喋不休地说,曾国藩口中唯唯诺诺,却用手指蘸茶水在桌上不停地书写。趁曾国藩有事暂时离座之际,王闿运起来偷看,“所划者皆荒谬二字”。王闿运一看,只好作罢。

左宗棠
左宗棠

而据楚狂《投笔漫谈》和《清人遗事》记载,胡林翼、彭玉麟都曾送给曾国藩写有“东南半壁无主,我公其有意乎?”的纸条,暗中奉劝曾国藩自立为王。

至于左宗棠的劝进,根据这些笔记小说的记载,则是通过题写对联的方式。在樊燮案结束后,左宗棠题神鼎山联语曰:

“神所凭依,将在德矣;鼎之轻重,似可问焉。”

专差封此稿致胡林翼与曾国藩,请同为删改。胡林翼启视,当然已知来意,因一字不易,加封转曾。曾国藩仅将“似”字改为“未”字,又原递还胡林翼。胡林翼在笺尾批:

“一似一未,我何词费?”

问鼎中原,自古以来就是争做皇帝的代名词。左宗棠此联,暗示曾国藩可以放手一搏。而曾国藩将“似”改为“未”后,则变为了否定之意,表示自己既没有此心,也没有此力。

毫无疑问,这些记载都是文人墨客的附会之笔,难以稽考,也不必稽考。

即便同是野史笔记,对于左宗棠劝曾国藩自立为王的记载,也互相矛盾——既记载左劝进,也记载曾国藩担心左宗棠反对:

南京破,国藩抵金陵……一夕,将夜分,亲审李秀成毕,刚入室拟小休。诸将僚佐,约三十许人,忽来集前厅,请白事。左右觉有异,即禀闻。国藩问:“九帅(国荃)偕来否?”答未。国藩徐起凝立,凛如天人,指巡弁曰:“请九帅!”俄而国荃扶病应命。国藩始出,指众坐。众见国藩严肃至极,迥异平时,仰视之不敢,遑论坐?良久,国藩忽呼左右取纸笔,左右进以簿书纸,令易以大红硾笺,即就案挥一联曰: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掷笔起去,一语不发。

原来,攻陷天京之后,“国荃与攻城诸将,独揽大功,嫉之者多谓宝物尽入军中”。当时朝中人士多有不平,有追抄之谣。曾国荃部下诸将欲自保,就想效法陈桥兵变,拥立曾国藩,“而国藩斩钉截铁,以十四字示意,其襟怀之磊落,浩气之流转,跃然纸上”。此故事记载者,同时也载,“当时有一种说法,国藩之不为帝,恐左宗棠辈掣其肘”。

曾国藩与左宗棠到底聊了什么?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看左宗棠在宿松曾国藩大营过得怎样、都做了些什么?

闰三月二十六日,左宗棠抵达宿松,直到四月十八日方始离开。根据《曾国藩日记》,这二十三天中,有二十一天记有“与左季高畅谈”——有时一天竟谈三次之多,四月十一日更是谈了一整天,“与胡中丞、左季高诸君畅谈竟日”。另外的两天,还有一天记有“与左季高熟商一切”。只有四月十三日这天去罗家吊唁阵亡的浙江巡抚罗遵殿时,没有类似字样,但这次吊唁,曾国藩也是和左宗棠、胡林翼等一同去的。

这二十多天里,曾国藩和左宗棠谈了些什么?谈话的内容,涉及很广——既有时事,也有兵事,还有奇闻异事;既涉及用兵方略,也涉及做人和教子等等。

曾国藩的日记记载了和左宗棠畅谈的部分内容,比如四月初三日记载,左宗棠这天说了一对孝顺夫妇的故事,家中着火,两人赶忙将母亲的灵柩抬到屋外。而平日,这两个人都以力气小著称,儿媳妇更是柔弱。之所以能如此,左宗棠分析原因,一是孝心感动了神灵;二是情急智生;三是情况紧急之下人往往会有爆发力。曾国藩因此在日记中评点:照此推理,天下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比如四月初四日的日记记载,左宗棠说人的富贵是从吃苦中得来的,又说给子孙留银钱货物没用,就是给子孙留书籍字画,也只会拖累子孙。曾国藩为此点评说,“多见道之语”,夸奖左宗棠这番话有见识、有道理。

但更多的,是诸如“因与季高商议东南大局,图所以补救之法”“夜与季高谈时事”等相当简略的记载,并无关于劝曾国藩自立为王的任何记载——当然,像这种株连九族的事,即使大家说过,曾国藩也断然不敢记录在案的。

尽管如此,有胡林翼,又有曾国荃、李鸿章、李元度等人在一起,应该说,这一段时间,曾国藩和左宗棠的相处,是十分愉快的。曾左之间的情谊,也是深厚的。

编辑:卫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