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史上有名的暴君刘昱:一天不杀人就感觉不舒服

史上有名的暴君刘昱:一天不杀人就感觉不舒服

后废帝刘昱是史上有名的暴君之一,他从小就有“多动症”,不折腾就全身痒。他的爸爸想为他铺上一条康庄大道,把潜在威胁统统消灭干净,希望儿子一辈子过得顺风顺水。事实证明,家长如果考虑到了子女的所有后路,那也是在为他考虑后事。

他经常到宫外瞎逛

刘昱五六岁的时候,父亲安排老师教他读书,可是老师根本管不住他。前一分钟,这个小孩还在眼前;后一分钟,眼前就没人了。老师吓得不轻,到外面找一圈见不到影子。突然听到空中有人“咯咯”地笑,仰头一望,刘昱已爬到一丈多高的竹竿上,像猴子似的蹦来跳去,就是不下来学习。

后废帝刘昱
后废帝刘昱

等他再长大以后,心灵手巧,缝衣服、做帽子,看一眼就会;他从来没有碰过箫,但拿起来就能吹。侍从劝他:这些都是下等人做的事,你要好好读书,将来能治国安邦。说得越多,他听得越烦,渐渐喜怒无常,看什么都不顺眼。左右小厮哪句话说错了,他扬手就暴打一顿,或者罚他跪着、蹲着。

老师看了都害怕,告诉老爸刘彧。刘彧整天忙着杀人,没时间问这事,让妈妈陈妙登管。陈妙登没读多少书,管的办法简单粗暴:打。这个方法还真有效,刘昱老老实实了好几年。

但如同减肥,用力过猛,一旦反弹更可怕。到了登基的第二年,他11岁了,曾经压抑的欲望爆发,不再总闷在宫中,喜欢到外面疯狂地瞎逛。

一开始身后还带着仪仗队,陈妙登也担心他的安全,经常坐车跟在后面;随着他玩的经验越来越丰富,屁股后面跟一大堆人实在不过瘾。他经常骑着马,只带着几个亲信,到处乱窜,一窜就是几十里,有时到市中心,有时到军营里,一直到天黑才回来,陈妙登找不到他,宫内外都提心吊胆。

一次他在路边看到个女子,十五六岁的样子,她朝着刘昱憨憨地笑,原来是个智障。刘昱当着左右的面与她交欢,这个傻女子也不反抗,任他摆弄。刘昱特别开心,从此经常和她幽会。他有次去尼姑庵,一群尼姑慌忙跪下迎接。刘昱哈哈大笑着说:都是秃子。

他看到一个年轻尼姑还没有剃发,长相也不错,拉起她的手到另一间屋子里,奸污了她。又叫随从挑选各自喜欢的尼姑,完事以后,他问:你们感觉怎么样?

随从说:陛下功德无量。刘昱很厌烦皇袍这种正装,很不自由,经常脱了扔到一边,穿着短衣短裤,到大街小巷里瞎跑,累了,就像乞丐一样躺在路边,或者睡到外面旅馆,和一些地痞流氓鬼混。他有个乐趣,就是受虐,被这些人侮辱谩骂,感到特爽。

成了“杀人狂魔”

不过他觉得更爽的是:虐人。不仅是虐,还要杀,而且上瘾,成了彻头彻尾的“杀人狂魔”。他出去玩没有一点规律,白天、半夜、凌晨,只有高兴,就喊上一批人,说走就走。

大内耀灵殿原来是明帝处理政事的地方,刘昱为了好玩,也为了跑出去方便,在这里养了几十头驴,他自己的御床边还养了几匹马。

他们出发时都拿着短刀、长矛,路上不论是遇到人,还是狗马驴任何动物,上去就猛砍猛戳,街上乱成一片,惨叫声四起,到处是奔跑的人,跑得慢就被乱刀捅死。整个建康城,只要听说皇上出宫了,吓得早早收摊,家家闭户,大白天路上都是空荡荡的,城市变成了鬼城。

他对左右也是毫不留情,无比残酷。他自己常带着针、凿、锯,左右哪个说话不顺耳,做事不小心,他就拿身边的各种武器敲碎他脑袋、锤击阴部、挖开心脏,看到鲜血他就兴奋。侍从不停地换,旧人倒下死了,新人再填补上来,每个人都生活在恐惧之中。

编辑:卫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