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张作霖四夫人 出身贫寒多次失宠晚年却很幸福

张作霖四夫人 出身贫寒多次失宠晚年却很幸福

1906年的一日清晨,在辽西新民县的一个村子里,18岁的许澍旸按照平常的习惯,到村里的水井旁打水。在她的身后,一列骑兵队伍正哒哒哒地奔来,带队的正是新民府五营管带,31岁的张作霖。

张作霖
张作霖

马上的张作霖看到晨光里有一个朦胧的背影。走近后才看清那是一个大辫子姑娘,肩上横着条扁担,压得她不得不挺起前胸、绷直后背,在阳光的勾勒下,俨如一幅美丽的画卷。怦然心动的张作霖故意绕马到姑娘身前,想一窥芳容。不过,他看到的是一张并不十分美丽的脸庞,那脸庞上还挂着朝露一般的汗珠,朝霞一样的红晕。张作霖没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目送姑娘进了院子。

不久,村里的私塾先生奉命到许澍旸家提亲。原来那天张作霖相中了这姑娘,要娶她做四房。少小丧父,和母亲相依为命的许澍旸动摇了。虽说是姨太太,但也算有了依靠,至少母亲再也不用过给别人缝补浆洗的日子了,而自己的一生也很可能从此迥然不同。

《少帅》中的四姨太

张作霖多情,却不专情。他在把许澍旸迎进张府的同时,还带来了一个异常美丽的女人。那个女人叫戴宪玉,真正的明珠之貌,碎玉之声。因为戴宪玉的到来,许澍旸没能享受几日新妇的专宠。可能在张作霖看来,换上华服,盘起头发的她,似乎失去了那天的动人风韵。

命运,是自己争取的。许澍旸在一度失落后,萌生了新的念头。她看到城里的女子如今也可以大大方方地进学堂,那蓝布衣、黑长裙、清水般的目光,就是她原本该有的青春。从前没钱,不能读书,现在有钱有依靠了,她也想为自己争取一把。

草莽出身的张作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小姨太太还想紧跟社会新风,做文明女学生,因此完全不加理会。但许澍旸一提再提,一求再求,甚至到了茶饭不思的地步。加上有一向沉稳的二夫人求情,张作霖最终勉强答应。就这样,帅府的四夫人成了奉天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的一名学生。

许澍旸很是珍惜、享受这好不容易争来的机会,也高兴自己能摆脱帅府那出门有人抬,进门有人侍的死水般的日子。她朴素而向上的气质,日渐扭转了老师和学生们对她的偏见。但毕竟是帅府四夫人,这显赫而又尴尬的身份让许澍旸的名字传遍了奉天城,飞短流长,如影随形。那些混账话,很快传入了张作霖的耳中。

张作霖很不受用,也不顾许澍旸的哭闹,硬是下令让她退学回家,安分守己。出入了一段时间学堂的许澍旸,倒真有了些新鲜的文明女学生气质,这让张作霖似乎又找到了那日的感觉。此后的那些日子,许澍旸复宠。这股新鲜劲儿,一直维持到张作霖找了个真正的女学生。

尽管命运让许澍旸从穷乡进了帅府,但她懂得过犹不及的道理。但她没有再去忙着讨张作霖的欢心,而是将全部的精力放在对儿女的教育上。废止家庭私塾,让儿女进正规学堂读书,就是她向张作霖提出的。儿子和女儿进学堂,她也下令不让保姆和卫兵同行,去除绮襦纨绔,改穿灰布蓝衣。有一次,儿子张学思在学校欺负同学,同学向老师告状。旋即,校方就接到了帅府打来的电话,原来是听到风声的许澍旸担心老师难做,专门鼓励老师严格要求,不必姑息。

张作霖的生日简直就是奉天城的节日,每年都要张灯结彩,搭台唱戏的足足庆贺三天。而大儿子张学良又爱出风头玩花样,在他的带领下,张学思也想耍一把,跟大哥哥一样出钱点戏,让戏班见识见识小爷的风范。结果在跟母亲伸手要钱时,却挨了一顿劈头盖脸的胖揍。许澍旸说:“张家是你大哥和二哥的,你不要忘了姥爷家的苦,当年要是能有这点戏的钱,你姥爷就不会病死了。”

在许澍旸担心子女日渐染上奢靡恶习,成为纨绔膏粱之际,皇姑屯的一声巨响,结束了帅府里如日中天的时光。她和四个孩子不得不搬到天津睦南道,去过那细水长流的日子。

坚守本色、节约惜福的许澍旸,对儿女的教育在日后都起了作用。她的一个儿子进了联合国总部秘书处;一个儿子做了解放军海军参谋长;一个女儿被许婚给东三省总督之子,相濡以沫成为佳话;一个女儿则陪伴母亲大陆、美国两地漂泊,一起度过了最艰难的光景。

1949年,许澍旸在儿媳的陪伴下,回大帅府故地重游。1907年,她看过这院子里飘扬着的五彩旗;1929年,她看过这院子里新换上的青天白日旗;新中国成立后,她又看到这院子里升起的五星红旗。幸好,她当年没有自怨自艾,没有把生活的不幸转嫁到无辜的孩子身上,在支离破碎的生活中,她依然坚持这身为母亲的责任,把每一个孩子都教育得那样出色,这也让她和孩子终于迎来了生活的荣光。

编辑:卫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