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陈天华悲愤一跳 用生命唤醒麻木的国人

陈天华悲愤一跳 用生命唤醒麻木的国人

清朝光绪三十一年,即1905年,是悲催挨打的晚清历史上,悲催到虐心的一年:日俄两大列强在中国东北狠打一场,作为主人的清政府只敢远远躲一边旁观。不平等条约更在刷刷签,英国法国美国纷至沓来,是个金发碧眼的就能在中国作威作福。大清朝的丧权辱国,已经麻木成了习惯,暴政压迫下的大清百姓们,更只是默默忍受到得过且过。这是中国近代史上,被欺压到无比麻木的一年。

陈天华
陈天华

然而,1905年12月8日,日本东京大森海湾,一位长发飘飘的三十岁中国青年,向着身后灾难深重的祖国的方向最后深一瞥,然后走向白浪滔滔的海面,直至身躯被波涛完全吞没。这沉默的殉难,仿佛一声寒冬里的惊雷,不但引发了日本新闻界的热议,更震惊了麻木中默默忍痛的大清王朝,多少正在为中国未来奔走的志士们,闻讯不禁热泪抛洒,当第二年他的遗骨归葬故乡时,长沙更云集了数万悲伤国人,送他最后一路。

这不止是一次普通的自尽,这是一位悲愤于近代中国命运的青年,面对这个集体麻木的国家,以生命为代价做出的最后的呐喊。它的震撼一幕,是那个时代无数仁人志士们,革命岁月里刻骨铭心的一瞬,更叫多少迷茫中的近代青年,在悲痛之后豁然开朗,慨然选择了一条抛头颅洒热血的道路。如果说清末有哪一个人的殉难,改变了太多人的命运,乃至改变了一代人的信仰抉择,那必然就是他——同盟会革命家,近代诗人陈天华。

我的偶像霍去病

陈天华,原名陈显宿,1875年出生于湖南新化县一个塾师家庭。他自幼母亲过世,靠父亲辛苦拉扯大,为生活所迫也曾外出做过小生意。但无论如何艰辛,天性好学的陈天华,读书热情却从未间断,甚至沿街叫卖时,闲来也手不释卷。不止读四书五经,弹词小说等文体也常涉猎。也终于感动了家族中有钱的长辈,得以进入资江书院读书,学问日益精进。

也正是这段艰难求学间,坚韧顽强的陈天华,也在煌煌史册中,找到了一个终生崇仰的偶像:大汉朝冠军侯霍去病。这位少年将军开疆拓土的雄心,封狼居胥的燃情一刻,早早唤起了陈天华胸中沸腾的热血。在被大清朝落后挨打的世道,刺激过很多遍后,他也终于确立了人生的抉择。正如他婉拒湖南当地一户富户求姻亲时的原话:国不安,吾不娶。

从那时起,他就已然立志,要为这灾难深重的国家民族浴血奋战一生,要如霍去病追亡逐北一般,叫所有曾经给中国耻辱的侵略者血债血偿。满怀这般志气的陈天华,很快从家乡脱颖而出,先考取了长沙师范馆,继而又以优异成绩,在竞争激烈的1903年公派留日考试中名列前茅,踏上了留学日本的道路。

也正是这一年,沙俄正步步为营侵占东三省,闻讯后的陈天华咬破手指写下血书,以一篇壮怀激烈的檄文,号召同学们团结拒俄。满篇激扬文笔,把当时的湖南巡抚赵尔巽都看到泪奔,当场在湖南宣读陈天华的文字。爱国者陈天华的名号,从此传遍四方。

这是二十八岁的陈天华,无比热血的时刻,然后,就被大清朝凉水浇头:纵是基层官员义愤填膺,但习惯了挨揍的大清朝,面对沙俄的侵略,只是步步退让,反而为了让沙俄高兴,翻脸就残酷镇压各地的爱国运动。亲眼见证同学们惨遭打压的陈天华终于明白:他渴望浴血报国,可这个对内残酷对外怂包的清王朝,才是他理想的最大障碍。

就是在短暂的痛苦沉浸后,身在日本的陈天华,却突然再以两部惊世神作,昭示了他人生的再度华丽转身:《猛回头》,《警示钟》。

令清朝战栗的神人

在清末风起云涌的革命年代里,革命志士们呼号呐喊的作品不少,但论震撼力度之大,甚至叫哪怕不读书的清朝贵族官员们都气到抓狂,必须陈天华的这两部:《猛回头》,《警示钟》。

因为这两部作品最大的风格,就是极致的通俗,通俗易懂的白话,错落有致的长短句,家国命运兴衰的大道理,朗朗上口的就朗读出来。每一部出炉后,都是迅速在大清朝的大街小巷流传开来,甚至以不少前清官员的回忆说:自从出了这两部书,革命党都不好抓了,满大街都在传这词,连要饭的乞丐都打着竹板唱,抓谁啊?

编辑:卫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