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审判南京大屠杀战犯:三位青年临危受命

审判南京大屠杀战犯:三位青年临危受命

1946年3月,在宣告投降后的日本,一百多名制造战争的日本甲级战犯已经锒铛入狱,由中国法官梅汝璈参与担任法官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也已组建完成,引渡战犯谷寿夫来华受审的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十多人规模的中国检查团抵达东京,誓要将这群制造灾难的恶魔,特别是制造南京大屠杀的日本战犯们,血债血偿!

谷寿夫
谷寿夫

但是,1946年3月11日,东京明治生命大厦议事厅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全体检察官会议上,当中国检察官向哲浚宣读完起诉书,要求将制造南京大屠杀的凶手松井石根列入第一批战犯名单时,却是会场上起哄声嘘声四起,一些英美国家的检察官们竟然嘻嘻哈哈。一个美国检察官更是当面冷冰冰嘲笑:“法庭以事实为依据,请中国证人出示日军杀人放火的实证”。

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十四年抗战,罄竹难书的日军暴行,在这群英美“精英”眼里,居然就是“没有实证”?就是在这荒唐逻辑下,将松井石根列入第一批战犯的诉求,竟这样搁置了。

为什么会这样?正应了法官梅汝璈的一句悲愤回忆:“国弱被人欺啊”!

一:扭转乾坤的秘书

虽说中国是二战的战胜国,可占领日本的却是美国,在审判日本战犯的问题上,以英美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早就双重标准大爆发,只盯着那些发动珍珠港事件的日本高层军官们?至于侵华日军战犯?板子没打到自己身上,自然全无感觉。而且自日本投降起,好些军官主义分子更是积极自救,卖力在美军中攀关系走门路,比如南京大屠杀的凶手谷寿夫,不但一度逃过牢狱之灾,还和一名美国商人合伙做生意,空子钻的十分大。

如此形势,想把这群日本恶魔绳之以法,本就不是简单事,偏偏国民政府这边,又给日本战犯们来了个“神助攻”:军政部给中国检查团提供的证词,内容空洞无物,满篇都是空话套话,这才惹得现场的英美官员们嘲笑四起。更危险的事实是:如果在下一次会议上,中国检查官还是不能拿出确凿实证,那么松井石根,这位南京大屠杀的制造者,极有可能就轻松脱罪了。

迅速整理证据?这才是最难的事,南京大屠杀的真相,从1937年起,日本政府就是各种遮盖,投降前夜更大量销毁相关证据,对外从来咬牙不认。至于国民政府?这时心思更没在这事上。提供给检查官团的资料,好些都是严重注水。以检察官团首席顾问倪征燠的痛苦叹息说:“我担心国府不会有心思来顾及调查取证之事了。”

但就是在这个前景严峻的时刻,检查团里年轻秘书,却做出掷地有声的回答:“我要尽全力维护民族的气节,法律的尊严!”这个站出来主动请缨的人,就是青年律师裘劭恒。裘劭恒,时年33岁的助理检查官,四十年后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这位有胆有识的青年,这次不但挺身站住来,更要执行一个与时间赛跑的艰巨任务:带着两名美国检查官回到南京,在一团乱麻的情况下调查取证,以最短的时间找出最有力的证据!

3月11日的开门黑后,3月12日裘绍恒就踏上了行程。当时的情况是,南京光复后不久,各方面工作都一团乱麻,调查取证更是何其难。但斗志旺盛的裘劭恒,却采取了最单刀直入的模式,从毫无头绪的案卷资料里走出来,不辞辛劳深入民间,探查所有可以找到的第一现场,循着蛛丝马迹搜集人证物证,不到二十天时间,就成功取得重大突破。

编辑:卫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