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中国女梵高潘玉良:却一生背负妓女耻辱

中国女梵高潘玉良:却一生背负妓女耻辱

在欧洲留学了7年的潘玉良,1928年接受刘海粟的邀请回上海美专任教。谁料,在欧洲已经获得承认的潘玉良,回国后仍然受到很多人的质疑,使她在“假画风波”、画展受辱之后不得不再次选择离开。《文化中国》主持人今波与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汤哲声为读者一一道来。

潘玉良
潘玉良

潘玉良临终前托付给王守义的三件事情,王守义为什么只完成了两件?最后潘玉良的作品是怎样回到祖国的?

潘玉良在法国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回到祖国,然而直到她去世,这个心愿也未能完成。所幸她的画作最终回归了祖国,从某种意义上说她的画魂回来了。

回国任教引来假画风波

潘玉良把她的得意之作《酒仙》和另外一幅裸女画,送去参加了意大利国际美术展览会。虽然没有得奖,但是别具一格,所以引人注目。在那次展览之后不久,她的作品就在别的展览会上获奖了。

一个追求艺术的人,靠艺术竟然养活了自己。令人感慨的是,她回国以后却被别人说成是骗子,这是怎么回事?

1927年的时候,刘海粟到欧洲见到了潘玉良,就邀请她说,你回国吧,到我的学校去任教。潘玉良很高兴,所以1928年的时候,她回来了,就到了上海美专。

1921年出国,1928年回国,想当初,在学校里面备受争议的一个人物,这次回到了自己的母校,身份换了,是教授了,她能够被人顺利接受吗?

当时她坐船到上海时,上海美专的很多老师是到码头去接的,包括王济远先生、洪野先生都去了。在美专,一开始是老师,后来当了西画系的主任。那时不仅是老师们欢迎她,而且老师们还为她举办了第一次的画展,这个画展的名字用得非常地响亮,叫做《中国第一位女西画家画展》。她成了当时的西画界的,可以说不讲是领军人物,起码是引人注目的排头兵之一。

看来潘玉良回归母校也算是荣归故里啊。但后来那些事端又是怎样引起的呢?

这里面有一个问题,社会上的一些人,他始终就不相信,说一个妓女一个小妾,居然能画出这么好的画,社会上的风言风语就特别地多,有的人还提出一个证据说,这个画肯定是洪野先生画的。理由是,潘玉良每个月都给洪野先生钱。其实当时洪野先生得了比较严重的肺病,孩子一直没有工作,所以潘玉良是报恩。她每一个月把自己的工资拿出一半,而且很准时地送到洪野先生的家,所以洪野先生一家对她是非常感激的。

面对这种质疑,潘玉良该怎么办呢?

这个事情就爆发了,什么事情爆发了呢?在上海她大概举办第四次画展的时候,她把她的一些比较得意的作品都拿出来了。画展之前举办的记者会上,她遇到了一个麻烦,有一个记者居然站起来就问她一个问题,“潘女士,这些画据说都是别人画的,你每个月还会给那个人钱”。全场安静了,听她回答。潘玉良这时做了一件事,她笑了一下,然后就走到了一个在临摹她的画的学生前,把他的画板借过来,色彩借过来,当着记者的面,自己对着玻璃窗子,画自己的自画像,唰唰唰,一会儿就画好了,然后给大家看,下面是一片掌声。

事实胜于雄辩嘛。

但是一个堂堂的教授被人逼得要当场作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屈辱啊。所以潘玉良的心里确实很郁闷。

假画风波就这么过去了。我觉得呢,外行不懂画的那些人,提出那些质疑,潘玉良忍忍过去就算了,让潘玉良最难过的恐怕是一些内行,尤其是同行对她的质疑。这个时候的上海美专来了很多老师,你潘玉良一个妓女出身的女人,还当什么西画系主任,你的水平有多高吗?

有一次开系务会议,作为一个主任她说,“前辈们有什么意见?”有些前辈们就说了:“我们这些前辈已经没用了,现在都要从外面过来的,有洋墨水的。”潘玉良还忍着,毕竟她自己还是学生出身。可是有一个人居然站起来就说了,“你有什么了不起呢,你在这儿当一个什么官,也不过就是我们这个学校叫‘凤凰死光光,野鸡称霸王’”,还在点她的那个妓女出身。潘玉良站在那儿一句话没有说,一记耳光就打上去了,这一记耳光打上去,可以这么说,她和上海美专决裂了。

编辑:卫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