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1984年邓小平谈裁军:这得罪人的事情我来做

1984年邓小平谈裁军:这得罪人的事情我来做

1982年10月,谢振华调任昆明军区政治委员、军区党委书记。按照中央军委首长的指示,谢振华上任后,与司令员张铚秀一起努力开创军区各项工作的新局面。尤其是在任职期间,谢振华与张铚秀奉命组织指挥边防部队进行自卫反击作战,严守中国边界,维护了祖国尊严。

邓小平
邓小平

1984年11月1日,中央军委座谈会在京西宾馆召开。军委主席邓小平阐述了一个高瞻远瞩的战略决策:军队要大量裁减员额!他还说:“这是个得罪人的事情哪!我来得罪吧,不把矛盾交给新的军委主席。”

中央军委座谈会后,大规模的体制改革、精简整编方案立即开始酝酿、榷商和论证。最后形成的方案是:原来的11个大军区将精简合并成7个。在1985年5月将要召开的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之前,总参谋部的初步方案,仍然主张撤销成都军区,组成新的昆明军区,合并后的军区领导机关设在昆明。昆明军区的干部战士一般也都认为:昆明地处中越边境前线,自1979年自卫还击作战以来,战斗一直未断,是当时全军唯一还有作战任务的大军区,因此保留的可能性较大。

1985年5月23日至6月6日,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最后决定保留北京、沈阳、济南、南京、广州、兰州、成都军区,撤并乌鲁木齐、武汉、福州、昆明军区。宣布决定之前,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杨尚昆分别找昆明军区和成都军区的军政主官谈话,大家都感到意外。由于情况突变,谢振华在情绪上不能说没有一点波动。但坚强的党性使他很快从不平静的心情中解脱出来。经过短暂的思考,谢振华和张铚秀明确表态坚决拥护中央军委的最后决定。

同时,杨尚昆对两大军区合并整编后主要领导的任用,也征求过谢振华的意见。谢振华向军委建议,在自卫还击作战中归昆明军区指挥的解放军第一军军长傅全有表现不错,可以作为合并整编后的成都军区司令员人选。对谢振华的安排,杨尚昆还征询谢振华是否愿意去军事科学院工作。

从谢振华的经历来看,红军时期就是主力部队的团政治委员,解放战争时期是纵队司令员、军长,还曾分别在红军大学、抗日军政大学、华东军政大学、南京军事学院学习和任职。因此,除了能够带兵打仗,谢振华对办教育搞科研既有实践经验又有理论基础,年龄也不算太大,去军事科学院应该是一个较合适的安排。

从当时情况看,军队精简整编后,一两年内将恢复军衔制,只要留任大军区正职岗位的开国将军,应该都会被授予上将军衔。而退离一线的,不论是老少将还是老中将,将一律不再授予军衔。对于这些,谢振华都非常清楚,去军事科学院留在第一线工作,还有可能被授予上将军衔,对个人当然有利。不过,他想得更多的是回到昆明把精简整编工作搞好,把数以万计的干部安排好。作为昆明军区的党委书记、政治委员,那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因此,谢振华向中央军委领导表态说:“我愿意把位子让给较年轻的同志,对我的工作就不要再考虑了。昆明军区精简下来的大批干部,我有责任把他们安排好。我愿回去与大家共同努力,完成昆明军区最后一段光荣的历史使命。”谢振华的意见得到中央军委领导的赞许。后来,中央军委从军事科学院的班子建设实际出发,任命成都军区原司令员王诚汉担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88年9月,人民解放军恢复军衔制时,71岁的王诚汉被授予上将军衔。就这样,谢振华和上将军衔遗憾地失之交臂。

为搞好精简整编工作,在这次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军委决定向合并军区派出协调小组,谢振华被委以成都军区协调小组组长,王诚汉和张铚秀任副组长。谢振华等同志一起协助新的成都军区领导班子进行精简整编工作,给了新班子大力支持。

1985年8月14日,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正式发布命令:昆明军区与成都军区合并整编为成都军区,机关设在成都市。按中央军委通知,昆明军区领导机关和领导班子于1985年8月30日停止办公。与此同时,在成都军区协调小组的任务完成后,中央军委又委托谢振华协助成都军区做好原昆明军区的善后工作,并设立了一个临时性办事机构,名称为“昆明军区善后办公室”。

9月1日,“昆明军区善后办公室”正式挂牌办公。对于原昆明军区的善后工作,谢振华向中央军委建议:“为了能够顺利开展工作,挂个副书记的名,便于参加党委会,在党委集体领导下工作就行了。”中央军委决定,谢振华作为合并整编后的成都军区党委副书记,负责原昆明军区的善后工作。直到1986年6月,“昆明军区善后办公室”正式撤销。在谢振华的带领下,经过全体同志的共同努力和有关单位的大力支持,该办公室圆满完成所担负了历史使命。

编辑:卫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