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大土豪辛弃疾:一堆妻妾是什么感觉?

大土豪辛弃疾:一堆妻妾是什么感觉?

元宵佳节,如果有绕不过的一首词,那一定是辛弃疾的《青玉案》,我们欣赏下。

青玉案·元夕

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辛弃疾
辛弃疾

在宋代词界,辛弃疾绝对是一朵千载难逢的全能型精分奇葩:一会儿“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恨不得整个南宋的雄性荷尔蒙全汇聚他一人身上都不够用,豪放大气直逼苏东坡;一会儿“惜春常怕花开早”,婉约唯美、疼惜妹子的心不输柳永。

铁骨情,是亘古不变的妹妹大杀器:一双千军万马中擒王夺帅如探囊取物的杀人手,为你写的华缠绵徐悱恻情书,天下有妹妹能拿得住?如今妹妹喜欢听到音乐出现的“霸总裁爱我”式,又险峻激百,有木有?

铁骨柔情,是亘古永恒的妹子大杀器:一双千军万马中擒王夺帅如探囊取物的杀人手,为你写一封缠绵悱恻的华美情书,天下有哪个妹子能受得了?比今天妹子们喜闻乐见的“霸道总裁爱上我”模式,还要惊险刺激好几倍,有没有?

因此,辛弃疾的妹子,绝不比柳永的少。要问“妹子过多是一种什么的体验?”辛弃疾是个比韦小宝更资深的答主。

更让柳永捂脸的是,辛弃疾超富裕。很富才能养活起那样多妹子啊。

人到中年的辛大叔老是赋闲在家,由于他的杀伤力真是太大,有名侦探柯南般走到哪去就让敌人死在哪里的王霸之气,堪称南宋核武器:让他平叛,瞬间杀得叛军烟消云散;让他搞社会治安,小偷小摸直接拖出去砍了,黑帮没两天全都散伙;让他救灾,屯粮的商贩全部流放,抢粮的就地击毙……各种疑难杂症,辛大叔没两天全给治得妥妥帖帖,显得朝廷里的其他人仿佛全是饭桶。

对于这样一个全能型抢饭碗小能手(有人说给他一些兵,能把皇帝的饭碗都抢了),朝廷各色官员的建议是,让他闲下来。

赋闲在家的辛弃疾百无聊奈之下搞起了工程建筑——为自己和妹子们盖别墅房。这个别墅有多大呢?也就比两个拙政园稍大那么一点吧。辛大叔的别墅里,不仅有亭台楼阁、池塘园林,还有天然的山川湖泊……

所以,当朱熹去参观辛弃疾的新房子的时候,他的心情,和大观园里的刘姥姥是一样的:“艳羡不已,耳目所未睹。”

像朱熹这样见过世面的名家大儒,显然不可肤浅地羡慕辛土豪房子大,毕竟,比湖光山色更耀眼的,还是别墅里的那些妹子们。

理论上,朱熹最艳羡的应该是辛弃疾的正牌老婆,范氏。

范氏不仅是大家闺秀,皇族血统,而且人品无可挑剔,具备宋代教科书中柔顺、清洁、不妒、俭约、恭谨、勤劳的全部传统美德,并且识文断字,能为子女讲解《论语》、《孝经》。用现当代的话说,辛弃疾的老婆,不但温柔体贴、不乱花钱、任劳任怨、辅导孩子写作业,还对老公言听计从,笑眯眯的和别的女人“资源共享”。

就算金庸笔下男主中,整天幻想一起把各有优点的“四美”都娶了的张无忌,都不敢想自己有这么无懈可击的媳妇儿,有没有?

不过理论和实践总有脱节的时候,按朱熹六十岁还纳花季小妾的性格来看,他羡慕的应该是辛弃疾数也数不清的侍妾。

光是上了户口的,就有7个:整整、钱钱、田田、香香、卿卿、飞卿、粉卿。看辛大叔取的这些名儿,就知道侍妾在他家主要起的是功能型宠物作用。

钱钱和田田的文字功底还可以,主要在家帮辛弃疾回个邮件、跟个帖。整整善于吹笛,卿卿擅长歌舞,用以激发辛大词人的创作灵感。其他几个妹子,则主要负责辛弃疾的爱情工作,专心致志的对辛大爷朝思暮想、一往情深。

没登记到户口本上的妹子们就更多了。

一类是艳遇。

“惜春常怕花开早”里偶遇了一位;《南乡子·舟行记梦》里艳遇了一位,“欹枕舻声边,贪听咿呀醉眠。梦里笙歌花底去,依然,翠袖盈盈在眼前。别后两眉尖。欲说还休梦已阑。只记得埋冤前夜月,相看,不管人愁独自圆。”;《霜天晓角·旅兴》酒后乱性了一位,“吴头楚尾,一棹人千里。休说旧愁新恨,长亭树,今如此!宦游吾倦矣,玉人留我醉,明日落花寒食,得且住,为佳耳。”

另一类是持证营业的妓女。

虽说赠妓女的词并不多,但争风吃醋的故事却不少。有书记载,一天傍晚,辛弃疾和好哥们刘过去青楼微服私访,碰到一个不长眼的都史令跟他抢女人。辛弃疾官比他大,哈哈一笑就回办公室了,声称有机密文书,点名要那个都史令回来加班。

这个都史令傻兮兮的,不知道自己抢了上司的女人,拒绝加班。辛大爷趁机就安了他一个玩忽职守的罪名,要没收他的财产。都史令这下慌了,请了几十个同事去说情,辛弃疾都不搭理,最后无奈花了5000贯钱为刘过的老妈过生日,请刘过说几句好听的话,辛大爷才赏了个脸,让他再拿5000贯,勉强罢休。(现在你们知道辛弃疾为啥那么有钱了吧?)

然而,这些妹子在辛弃疾心中留下了什么,真的很难说。

有一天,辛弃疾的老婆范氏病了,请了名医来治病。辛土豪指着在一旁服侍的整整对大夫说,你要能治好我老妻的病,这个美女送给你了。

果然,在美女的激励下,范氏的疑难杂症不几天就被治愈了。辛弃疾二话没说,立即把音乐学院的高材生整整送去了大夫家。

有人说过,从辛弃疾的词里可以看到,他的妻子是他的伦理,侍妾是他的爱情。然而,谁会把爱情当诊金使呢?

如果问辛弃疾,妹子太多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我想,辛大叔应该说是落寞的。

妻子虽贤惠忠贞,却不是知音;侍妾们虽然是他的艺术知音,却不够奔放刺激;艳遇和妓女虽然奔放刺激,却没有贤良淑德……

要求的太多,辛大叔,你咋不天呢?

自己能上天的辛弃疾,当然要求伴侣也能上天。

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理想的爱情,首先要有《李延年歌》中“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绝世美颜,然后要有西施舍身救国的大义和遁世归隐、荣辱与共的高情。

回到今天的这首《青玉案·元夕》。

春风还未吹开桃花,却先吹开了元宵的火树银花,更吹落了天上如彩色流星般的烟花。地上的车水马龙,连天花灯,光影流转,又仿佛是天上的街市。更添上那些雾鬓云鬓的闺秀,那些盛装的游女。眼花缭乱的欢腾,最后只剩下衣香在暗中飘散。

这让我想到了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但热闹的是他们,我什么也没有。”

最后,辛弃疾遣散了一众侍妾,度过了人生最后清净的十年。

繁华散尽,站在灯火阑珊处的,不一定是一个女人,可能就是辛弃疾--在喧嚣的尘世中凄凉而荒芜、孑然一身的自己。

去年热传播的《虎啸龙吟》,诸葛亮唱空城计那段很有意思。司马懿与诸葛亮隔空心灵对决,司马懿犹豫要不要冲进空城杀了诸葛亮——杀了诸葛亮,立刻成就无上荣耀,同时也面临兔死狗烹。

诸葛亮和司马懿
诸葛亮和司马懿

司马懿问诸葛亮:“你在写给孟达的信里,说的依依东望,望的是什么?”

年轻的司马懿没有等诸葛亮回答,自己说:“望的,是毕其一生的抱负,是毕其一生的荣耀,是毕其一生,最大的成就!”

剑已架在诸葛亮的脖子上,武侯才慢慢地说:“仲达,谬矣!”

司马懿欲求答案,再回头,眼前却是人生终点的自己。白发苍苍的司马懿告诉自己:“依依东望,望的,不是成就,依依东望,望的,就是毕其一生,望的,是时间。”

无论是辛弃疾还是司马懿,还是我们每个人,在最终的时间面前,都逃不过自我灵魂的追问:毕其一生,我们最渴望的究竟是什么?

爱情也好,抱负也罢,无法触及灵魂的繁华,终将散去,留下的,是灯火阑珊处,孑然一身。

编辑:卫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