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瘟疫般的大火 却把英国推向世界霸主?

瘟疫般的大火 却把英国推向世界霸主?

就在昨天,伦敦西部的一栋27层的公寓突起大火,霎时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犹如照天明烛一般。国内各大媒体在报道这一事件时,普遍使用了“宛如人间炼狱”这样耸人听闻的字眼。

伦敦瘟疫般的大火
伦敦瘟疫般的大火

这么描述并不夸张,但在伦敦的历史上,早在351年前的1666年,伦敦确曾发生过一场空前大火灾,并以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之巨而名垂史册--它的名字干脆就叫“伦敦大火”(GreatFireofLondon)。与昨天的大火相比,那场火灾真的把伦敦全城都被送进了“人间炼狱”。

它是怎么烧起来的?除了损失,它还带给了伦敦什么?

瘟疫中的大火

伦敦在大火烧起来之前,整个城市已经整整闹了近两年的大瘟疫,消灭近十万人口。

由于城市脏乱臭的生活环境和被严重污染的水质,伦敦从中世纪起一直到近代早期,一直瘟疫不断。1665年4月,瘟疫又开始在伦敦出现,这次瘟疫的规模比以往的都要大,并蔓延神速。到了同年7月,已经瘟疫已经传播到了伦敦内城区,吓得当时的英国国王查理二世屁滚尿流,带着全家老小拔腿就跑,一直跑到遥远的牛津郡才安顿下来。

虽然17世纪欧洲的医学水平有了一定的发展,但显然还没有强大到能够对抗瘟疫的地步。缺乏有效的医学办法,隔离措施就成为了防疫的最主要手段。伦敦市政当局通过制定法令法规,将患病人员强制隔离,集中到隔离医院,这与我国当年sars流行时的做法如出一辙。

和国王的溜之大吉不同,伦敦市的主要官员大多选择留了下来,与城市共存亡。很快,伦敦的商业活动陷入了瘫痪,各大富商们向国王的光辉榜样看齐--纷纷跑路。只有少数品格高尚的牧师、医生和药剂师才与伦敦的主要官员们一起留下来,陪伴广大民众共渡难关,或者共见上帝。

他们没有等来上帝,却等来了一把大火。

1666年9月2日凌晨一点左右,一位布丁巷的面包师傅法里诺忘了关上烤面包的炉子,导致面包铺失火。布丁巷是一条布满了了木质建筑的狭小小巷,火势很快开始蔓延,借着风势,火情又扩散到了南面的泰晤士街,东面的圣波特夫街和费舍尔街。

当时的英国政府还没有消防队,加上瘟疫肆虐,政府的防控力量就更趋薄弱,只能依靠当地居民积极开展自救。他们用皮筒子装满水,一桶一桶往火里泼,扑灭较小的火苗,并且用斧头、铁钩和绳索拉倒一排排房屋,试图人为制造一条隔离带。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大火早已失去控制。

还能走得动路的伦敦市民纷纷选择出城逃难,他们推着手推车,拖儿带口,跑到了城郊的伊斯林顿高地和议会山上露营,望城满城的浓烟摇头叹息。

伦敦大火的局部画作,作者不明。画中描绘9月4日星期二自伦敦塔码头附近船只所见的火势,伦敦塔在画面右方,左方则为伦敦铁桥,远方为圣保罗座堂,被高窜的火舌环绕。

编辑:纳兰容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