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遥远的文明古国埃及 灿烂而辉煌到衰落不堪

遥远的文明古国埃及 灿烂而辉煌到衰落不堪

汤姆·克鲁斯主演的《新木乃伊》在国内上映,影片讲述了木乃伊公主阿玛内特穿梭到现代伦敦,企图寻回她曾被夺去的一切。

说起木乃伊、金字塔,我们会想起那个遥远的文明古国——埃及,这里诞生的古埃及文明灿烂而辉煌,古埃及曾是横跨亚非两大洲的大帝国,是世界上重要的交通枢纽与战略要地,是中东博弈中的重要一环。在近代,西方列强在对外扩张时都想把这一战略要津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以便实现自己向东扩张的梦想。

埃及
埃及

被奥斯曼帝国征服后,曾经强大的埃及发展陷入了停滞,国势江河日下,最终在法国和英国的轮番入侵下彻底变为了殖民地。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这段沉重而富有警示意义的埃及人民血泪史。

1517年奥斯曼帝国征服埃及后,对埃及实行帕夏(土耳其语,即总督)管理体制,帕夏由奥斯曼帝国素丹册封,是帝国各省省督,一般由土耳其人担任。奥斯曼帝国治理下的埃及分为12个郡,郡主都是马穆鲁克人(阿拉伯语,意为被占有者,即奴隶),他们是奥斯曼帝国征服埃及前的埃及统治阶层。奥斯曼帝国推翻埃及马穆鲁克王朝后,与埃及旧势力作了妥协,马穆鲁克人的部分政治权利被保留,仍是埃及地方上的统治者。

但是马穆鲁克人不甘屈居于从伊斯坦布尔空降而来的土耳其帕夏的统治,他们渴望光复自己的王朝,因而两者的关系一直十分紧张,马穆鲁克人多次想通过暴力或非暴力的方式摆脱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但都没有获得成功。

马穆鲁克人持久而激烈的反抗使得埃及政局动荡,经济与社会发展陷入停滞,奥斯曼帝国的政令难以通行,政治一片混乱,百姓苦不堪言,因而埃及国力江河日下,给了西方列强可乘之机。

18世纪末,英国依靠其强大的海军,不但主宰了东西方的贸易航道,而且还对正在与英国交战的法国造成了巨大的压力(法国海军远不如英国海军)。为了争夺巨大的东方市场,并切断英国—印度贸易航线这一英国的生命线,拿破仑率领法军入侵东西方贸易航道上的战略要津与亚非两洲的交通枢纽——埃及。

1798年5月,拿破仑率领3.5万军队与近400艘战舰从法国南部的土伦港出发,在摆脱了英国海军的监视后,在埃及亚历山大港登陆。进入埃及后,拿破仑为了博取埃及人的好感与拥护,大言不惭地宣称法国是埃及人民的“解放者”,是为了消灭马穆鲁克与奥斯曼帝国而来的。

拿破仑身先士卒,穿上埃及的民族服装,缠起阿拉伯头巾,开办埃及历史上的第一份报刊,宣传“在真主面前人人平等”,甚至佯称已经皈依了伊斯兰教,试图拉近自己乃至法国与埃及人民的距离,诱惑埃及人民放弃抵抗,甘愿接受法国人的统治。

然而随着欧洲战况的日益恶化与法国经济走势下滑,拿破仑不久就露出了他远道而来的真实动机——盘剥和榨取埃及的财富来驱动法国的战争机器。为了筹集法国四处征战所需要的庞大军费,他在埃及制定了名目繁多的税收政策,强行搜刮,致使埃及工场倒闭,商铺关门,工匠失业,民不聊生。更令埃及人民无法容忍的是拿破仑的统治比马穆鲁克与奥斯曼帝国更为凶狠专制,其在埃及实行残酷镇压政策,埃及人民稍有不满情绪和反抗举动,立刻招致严厉镇压。

编辑:纳兰容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