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趣闻>沙和尚住的流沙河 大河真身又是怎样的呢?

沙和尚住的流沙河 大河真身又是怎样的呢?

在吴承恩本的西游记中,流沙河被描绘成一条汹涌澎湃的大河,宽八百里,而且有“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的特异功能。然而这是真的吗?

我们都知道吴本《西游记》是融合了前人诸多西游故事而成,包含了唐传奇,宋话本,元杂剧的等,那么“流沙河”的真身又是怎样的呢?

沙和尚住的流沙河
沙和尚住的流沙河

真正的“流沙河”其实叫莫贺延碛(qì),又称“八百里瀚海”,位于罗布泊和玉门关之间,现称“哈顺戈壁”。据记载,此地“长八百里,古曰沙河,目无飞鸟,下无走兽,复无水草”,自然环境极其恶劣。

西游记魔幻化的源头——《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中华书局2000年,第17页)谓:“夜则妖魑举火,灿若繁星;昼则劣风拥沙,散如时雨。”在这里一带,当年的玄奘法师苦熬四夜五日不得一滴水,命悬一线,硬是拼着最后的一点勇气和意志,最终走出了八百里瀚海。

对于“流沙”二字的含义,汉唐人是不难理解的,那时的祖先充满开拓精神,尤其是社会风气和政治环境鼓励读书人到西域或者拓疆,或者戍边,建功勋于西域,对于大漠苍凉雄浑,这些文人们有着极其深刻的理解和感受,也就不奇怪能留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丽诗篇。

然而到了宋代,由于通向西域的道路已经被西夏和辽金等封堵,在宋代士人阶层,对于“流沙”一词,在他们的认知范围内已经无法理解了,于是在《取经词话》里附会成一条混着黄沙的河流,需要架桥通过——“良久,一时三五道火裂,深沙衮衮,雷声喊喊,遥望一道金桥,两边银线,尽是深沙神,身长三丈,将两手托定;师行七人,便从金桥上过。过了,深沙种合掌相送。”

而到了元代,尽管疆域广大,但是文人阶层已经失去了建功西域的兴趣和可能,很难有人能够到西域去亲眼看一下大漠风光,因此就在臆想中固化了流沙河的河流属性,在杨景贤的杂剧本《西游记》中,沙和尚已经自称水怪河神,猴子到流沙河边还在寻找渡船。

(和尚挂骷髅上,云)恒河沙上不通船,独霸篙师八万年。血人为饮肝人食,不怕神明不怕天。小圣生为水怪,长作河神,不奉玉皇诏旨,不依释老禅规。怒则风生,愁则雨到,喜则驾雾腾云,闲则搬沙弄水。人骨若高山,人血如河水,人命若流沙,人魂若饿鬼。有一僧人,发愿要去西天取经。

你怎么能勾过得我这沙河去!那厮九世为僧,被我吃他九遭,九个骷髅尚在我的脖项上。我的愿心,只求得道的人,我吃一百个,诸神不能及。恰吃得九个,少我的多哩。看甚人来者。

明代的文人整体趋向保守固化,已经失去了开拓西域的文化土壤和政治土壤,而且普遍视军人如寇仇,因此没有兴趣探索真实的“流沙河”到底是什么样的。

吴承恩本还煞有介事的给出这样一段打油诗,彻底固化了流沙河的河流属性: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

一个流沙河的故事,却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文人阶层的开拓精神逐步丧失的过程,也是始料不及,丛生感慨。

编辑:文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