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趣闻>《金瓶梅》里的美女身材 为何全是五短身材?

《金瓶梅》里的美女身材 为何全是五短身材?

记得以前看过一篇很无聊的文章,讲古代四大美人各自的缺陷,比如西施脚大、杨贵妃有狐臭、王昭君是斜肩膀、貂禅耳朵小之类。之所以对这个记忆这么深刻,大概是因为人都有一种心理:对于一个美人如何美法固然有兴趣,但更感兴趣的,却是这个美人都美到如此地步了,还会有什么缺陷?

金瓶梅里的美女身材
金瓶梅里的美女身材

《金瓶梅》女主角之一李瓶儿是个五短身材的美人儿。书里卜龟儿卦的老婆子对李瓶儿说:“奶奶尽好匹红罗,只可惜尺头短些。”这话生动有趣,又带着画面感,既预测了李瓶儿的早亡,也描述了她的身高。

西门庆的几个妻妾里,五短身材的还不止李瓶儿,吴月娘、孙雪娥等人尽是“生的五短身材,有姿色”。翻遍《金瓶梅》会发现,大部分美女都是“五短身材”。明确说是高挑身段的,唯有孟玉楼和王六儿。此时的审美,或者说《金瓶梅》作者的审美,是偏向于小巧身材的女性,这和今天的审美不同。

《红楼梦》里的女子没有五短身材的。大概曹雪芹对这样的美女无感,所以在他笔下,女子身段以纤瘦型为主,要么像林黛玉、晴雯那样“削肩膀、水蛇腰”的,要么像袭人那样“细挑身材”,或是凤姐那样“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的,湘云那样“蜂腰猿背、鹤势螂形”、四肢修长健美型的。

少有的几个稍胖些的,是“高大丰壮”的丫鬟司棋、“肌肤微丰”的迎春、“脸若银盆”的宝钗,还有“因圣眷隆重未免发福”的贵妃元春——都和五短身材扯不上边儿。

其他人里,有些特点说不好是不是缺陷。比如凤姐的“吊梢眉”和“三角眼”,若放在今天,长成这样,肯定算不得标准美人儿。但在《红楼梦》里,描述她出场时的这段,作者的口吻却是带着喜感的赞美。

鸳鸯脸上有雀斑,但配上她的高鼻梁和洒脱爽利的性格,又有种浑然天成的自然美。出身仆人世家的鸳鸯发起怒来,能骂出很粗俗乡野的话,但配上她刚烈大气的性格,又会让你感觉,唯其如此,才更痛快淋漓——一切斯文有礼在她这里全变成了酸文假醋。

黛玉是个病美人,但无论她有多美,随时从枕头边摸出痰盒来吊一嗓子,那情景也很幻灭。何况,作为病人,要谨遵医嘱,有很多吃喝上的禁忌。比如宝玉过生日时一派青春行乐景象,众人都恨不得大醉一场,黛玉则悄悄把喝到嘴里的酒吐了;后来她也会在湘云大雪天痛快烤鹿肉、喝大酒时奚落湘云。

黛玉这表现放在今天,会被一群女汉子暗骂“绿茶婊”。但那是因为很多人不了解黛玉,以为她只有文艺女青年这一面。其实黛玉是会骂宝玉“放屁”、骂凤姐“贫嘴贱舌惹人厌”的人,她也有幽默犀利、伶牙俐齿的女汉子一面。

女人毕竟是女人,再有才华再有成就,还是会注重自己的外貌,不容许有任何瑕疵。钱锺书在那篇影射林徽因的小说《猫》里,写到以美貌和才华、善交际著称的女主人李太太,从小就认为她的单眼皮是极大的缺陷,让“内心的丰富没有充分流露的工具,宛如大陆国没有海港,物产不易出口”。

等到了日本她才知道,“那个足智多谋、偷天换日的民族建立美容医院,除掉身子的长短没法充分改造,此外面部器官无不可以修补,丑的变美,怪物改成妖精”。

于是李太太进医院去修改眼皮,附带把左颊的酒靥加深。两周后,李太太花五百日元新买来的眼睛,“好像美术照相的电光,把她原有的美貌都焕映烘托出来”。一个小小的整容手术,让瑕疵变为称心如意的放电工具,李氏夫妇皆大欢喜。

其实,不知道有多少人对单眼皮情有独钟。世事奇妙,那些在当事人眼里、心里视若疮疤的某种缺陷,却有可能是别人眼中奇异的美。这是另一种“甲之砒霜,乙之蜜糖”。

编辑:文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