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趣闻>南明冷知识:明朝最后的唏嘘与悲壮

南明冷知识:明朝最后的唏嘘与悲壮

南明弘光元年(1645)五月,蓄势已久的清军,悍然发动了对南明弘光政权的全面进攻,却是一出征就看花了眼:争权争红眼的南明东林党们,竟不顾国防大局,勾结军阀左良玉叛乱,与南明政府军打的乒乓热闹,却叫北边防线门洞大开,方便了清军快速突进。

明朝地图
明朝地图

比这还叫清军深感幸福突然的,还有开打前清军就做到极致的宣传攻势,清朝的一些汉族降官们早就发动江南的门生故旧大肆造谣,宣传清军各种仁德爱民的感人故事。以至于江南大街小巷都唱起了民谣“清军如蟹,曷迟其来”。还有一些热情的江南“精英”们,颠颠拦在清军行军路上,哭求清军能为民做主,减免明末的赋税。把清军的将帅们,都闹的哭笑不得。

对这突然的幸福,清军当然打包全收,还没渡长江时,南京的守军就跑的精光,杀到南京城下时,魏国公徐允爵带着数十文武重臣低三下四跑出来投降。接着传说中要安抚爱民的清王朝,轻松把传言踩的粉碎,开始了对江南大地残暴的劫掠与屠戮。

如此心碎场面,在南京沦陷的当天,就招来了火辣打脸。《南忠纪》记载,就在文武大臣们组团跑出去投降时,百川桥上一个乞丐愤然自杀,殉难前更是留诗一首:三百年来养士朝,如何文武尽皆逃?纲常留在卑田院,乞丐羞存命一条。

一个叫乞丐都害羞的政权,如何不亡。

1、“奸臣”尽忠

南明灭亡后,谁是最刷脸的奸臣?弘光政权内阁首辅马士英算一个。执掌南明大权时,就被东林党人天天变着花样骂,待到南明灭亡后,更是形象尽毁,从清代戏曲《桃花扇》起,就给编排出各种劣迹。“奸臣”的名号,常年直追南宋秦桧。

可就是这么个“奸人”,明朝灭亡前,就叫广大东林党人惭愧了一次:东林党名流张溥病故时,一群东林骨干们,却正忙着跑官要官,连看都懒得过来看一眼。还是与张溥交情一般般的马士英仗义出面,给张溥操办了丧葬后事。此后每当见了东林党,马士英也调侃:“若辈讲生气耶”?南明灭亡前,活活臊了东林党四五年。

但待到南京沦陷,常年大骂马士英误国的东林“名流”钱谦益,都剃了金钱鼠尾辫卖身投靠。而败退到太湖的马士英,却在《清实录》的记载里,做出了悲壮的抉择:率领残部在太湖出没,浴血抗击清军的进剿,直至被俘后慷慨就义。但如此壮烈结局,到了清初一干投降清朝的原东林党人笔下,却是笔锋一转,编出了马士英被俘后摇尾乞怜求投降的荒唐谣言。

但哪怕是抹黑马士英十分严重的《明史》里,都留下了叫这些“精英”害臊的一幕:抗清志士黄端伯被俘后,清军主帅多铎也向他打听,问马士英是什么样人。黄端伯慨然回答:当然是忠臣。多铎不解了:他不是个奸臣吗?黄端伯一声冷笑:那些说马士英是奸臣的人,不都毫无廉耻的向你投诚了吗?

2、南明“影帝”

南明最短命的一个政权,就是绍武政权。隆武二年(1646)十一月绍武帝朱聿鐭在广州登基,一个月后就被清军悍将李成栋端了广州城。为何败的如此快?用人太坑!

绍武帝最倚重的人才,就是内阁大学士苏观生。可这位苏观生走马上任后,面对火烧眉毛的战局,却一心大抓文化教育,对即将杀来的清军浑然不觉。以至于清军都快杀到广州城下了,他还在陪着绍武帝在广州国子监考察,听到紧急军情,竟然满脸不信:胡说,清军怎么可能来的这么快?话音刚落,就闻广州城惨叫声四起,清军马队已经呼啸席卷。

不过办事蠢的苏观生,气节倒还硬,又觉得一个人殉国太孤单,就拉来了好友梁鍙。梁鍙也是一身硬气,说咱俩一人一个屋分头死,说完就钻进了东房。然后苏观生听着隔壁梁鍙的嗷嗷惨叫半天,终于没了动静。确认梁鍙已死的苏观生,先在墙上慷慨题字,然后从容上吊赴死。这个能力不合格的明朝官员,到底保住了晚节。

编辑:文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