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唐朝最悲惨的公主 被驸马家暴而死

唐朝最悲惨的公主 被驸马家暴而死

唐太宗李世民一生共有35个子女,其中:14子,21女。今天给大家介绍的主人公就是唐太宗最小的女儿--新城公主。新城公主(634-663元年),唐太宗第二十一个女儿,母亲长孙皇后(601-636年)。起初封为衡山公主,后来改为新城公主。

龙朔三年(663年)正月乙亥,高宗李下旨,高宗李治下旨,将杀害新城公主的凶手、驸马韦正矩斩首示众。全族流放。

唐朝最悲惨的公主
唐朝最悲惨的公主

新城公主以这种不明不白的方式,终于得到了最后的解脱。。其与政治没有联系,然而,政治斗争而连续地夺了他的幸福和生命。新城公主死时不到三十。

新城公主死了,李治似乎这才如梦初醒,发觉自己久已未能尽到为人兄长的义务。作为迟到的弥补,也希望自己得到一个安慰,他传下诏令,用皇后的礼仪,为新城公主举殡。

出殡的日子,所有在京文武百官以及受封号的妇女,都穿丧服,随着在新城公主的灵柩之后送葬,再服丧百日。地方官员不能亲临举丧,也必须服丧。民间禁止屠宰、停止音乐祭祀、禁止嫁娶。皇帝亲临仪式,皇后、皇太子、诸王以及王妃,都必须服丧哭临。

此大张旗鼓的典礼、如此浩浩荡荡的人群、如此滂沱的泪雨之后,那硕大的棺椁里,静静躺着的,只是新城公主孤单弱小的躯体。她有两个丈夫,有情有意的一个以罪囚身份死去,成了与她远隔万里的孤魂野鬼。而另一个负心的男人却夺取了他的命了。

李治左思右想,考虑之后妹妹孤苦伶仃,不胜悲伤。于是,他将新城公主附葬在父亲太宗昭陵东南的方,在所有的陪葬墓中,她的墓地离昭陵玄宫最近。这才后知后觉的哥哥,希望妹妹死得回到父亲的旁边,能时时拥有她活着时显得那么稀少的温情。

想到妹妹死在驸马的手里,李治百思不得其解:众多的宫女内侍都在哪?怎么保护公主的?

愤怒中,他将所有陪侍新城公主的侍女宫监也划进了流放的范围里,又传下一道圣旨:将公主墓内壁画中的婢女脸都毁去,因为她们保护公主不力,没有脸面见自己的主人于地下。皇帝不看妹妹,而迁怒于别人,这是为什么的理由?

还不算完,李治在悲悲切切中,又想到了当年举荐韦正矩为驸马的东阳公主。于是怒火再次燃烧,他下令将九姐一家斥徙集州——今四川南江县。

东阳公主人在家中坐,灾祸从天而降。不得不咽下酸楚,凄凄惶惶地离开繁华的长安,全家人被赶出。与此同时,在洪州的高履行再次被贬往湖南永州刺史,不久后去世。

东阳公主只因一点好心,误信了韦正矩这头中山狼,不但害死了自己最小的妹妹,还被连累得身败名裂。她没有想到,自己的恶运这才刚刚开始。

二十年之后,章怀太子李贤背母亲武则天以阴谋叛乱的罪名诛杀。李贤被杀的地方,就在其流放的巴州(今四川巴)。很不幸地,与李贤流地接近的东阳公主,曾经与遭贬的侄儿李贤有过来往,就又再次牵扯了进去,连封号都被剥夺了,也不再有国家俸禄,成一个连生活来源都找不到的贫妇。

就这样,武则天还不肯放过她,武后常想到的,她是长孙无忌兄弟高履行的妻子。垂拱(685至688)年间,,已经形同平民农妇的东阳公主再次遭到贬谪,已是垂垂老矣的她连同自己两个儿子一起,被赶到了巫州(今湖南黔城镇)。——武则天将她赶到湖南,却偏偏不让她在丈夫去世的地方落脚,连个上坟的机会都不给她,报复得可真是到了家。

705年的11月初二,82岁的武则天死于上阳宫,临终的那一天,他赦免了自己生前所有的冤家,将其与他们的后代都召回京师。

但是东阳公主没有等到这一天。

而新城公主,已经离开了四十二年了。

公元2000年后,考古人员发掘了新城公主墓。

墓道打开后,人们终于看见了那幕盛唐奇景:墓室壁画中,所有被铁器挖得残缺不全的侍女脸面。

这一年,新城公主已经在房间里静静地躺在空旷的墓室里一千三百余年。

按道理说生在帝王家的人,哥哥又是当朝皇帝。这里的主人应该是大小姐气爆表才对。可是我们这位可怜的公主却遭遇了我们现代人才有机会见到的家暴事件。新城公主入宫的时候,韦正矩心里倒还有几分畏惧之心,唯恐当皇帝的大舅哥降罪。当他看到新城公主面容憔悴、神情黯然返回时,心中不禁大喜若狂,自觉逃过一难。庆幸之后,韦正矩越发觉得,公主可真是在皇帝皇后面前彻底地失宠了。狂喜之后紧接着的就是狂怒和狂燥,他更加认定这位公主看来连自身都难保,日后定会给自己招来祸患。于是,韦正矩对新城公主的折辱刻薄,更加地变本加厉。新城公主自知投告无门,皇女的骄傲也使得她不愿意再去看武后幸灾乐祸的神情,自此不再跨进皇宫一步。这一切看在韦正矩的眼里,更加助长了他的嚣张气焰。他本就是个在骄纵自许中长大的士族子弟,一向目中无人。此后,凡是他觉得自己在朝廷上受了什么气、被谁压制了,他都要归咎于新城公主,回来便向她发作一通。虽然不敢出手打骂,但是言辞刻薄尖酸,更让人不堪忍受。

新城公主不幸的事,逐渐为很多皇亲国戚所知道。但除了同情和安慰,谁也不能帮助她,她只能泪洗面过日子。虽然身边也还有一些为她打抱不平的侍从,但更多的则都是些跟红顶白的势利小人,新城公主陷入了孤苦无依的境地。韦正矩对新城公主的不敬传到许敬宗等人的耳里,却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对他的态度也与从前有所不同。这使得韦正矩心情大畅,觉得自己终于看到了出人头地的机会。然而他毕竟是新城公主的丈夫,再怎么钻营,武后集团中也不会真正有他的位置。韦正矩由此将新城公主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当成了累赘。

高宗从显庆三年(658年)以来,身体日益衰弱,患上了一种严重的头痛病“风疾”,不得已将朝政交给皇太后代为治理。武后先是垂帘,与高宗一同被称为“二圣”;后来因为高宗李病情重而住在深宫休息,武后完全行使皇权,实际掌控大唐皇朝的命脉。可想而知,长期泡病号的高宗李治全副心思都放在了自己性命上头,连朝廷大权都无心管理,哪有什么力量去管小妹妹的事?更何况从情理上来讲,宫廷女眷的事情,都应归皇后主持。而武则天呢,她对新城公主心存忌惮芥蒂,更是乐见此事,来了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新城公主只得含着眼泪离开皇宫。

高宗听到妹妹新城公主因疾病突然去世的消息,悲伤之余顿感蹊跷,就传下圣旨,命令三司会审,透查公主死因?。驸马都尉韦正矩就被列为弑杀公主的凶嫌。马居然敢凌辱谋杀公主,这一大唐皇朝从所未有的事情震惊了所有的人。就连一向对新城公主反感戒备的武则天,都出于女性的本能,对韦正矩的所作所为深恶痛绝。第二年正月乙亥,高宗李治下旨:将杀害新城公主的凶手、“遇主不以礼”的驸马韦正矩斩首示众,举族流放。并迁怒于当年做媒的九姐东阳公主,将她举家斥徙集州(今四川南江县)。如梦初醒的高宗李治又传诏令,以皇后的礼仪,为新城公主举殡,将她附葬在父亲太宗李世民的昭陵东南方。在所有的陪葬墓中,她的墓地离昭陵玄宫最近。高宗认为侍女宫监们对公主保护不力,将所有陪侍新城公主的侍女宫监也划进了流放的范围里,并命人将公主墓内已做好的壁画中所有的侍女面部都统统毁去,以示她们没有脸面见自己的主人于地下!

编辑:上官婉儿